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关注:上师大油画班毕业论文集体被“毙”

2021-09-14 14:59:52
老师恩怨学生遭殃?

这个月底,上海师范大学艺术学院绘画系油画专业2002级的12名本科毕业生将结束他们四年的学习。然而毕业在即,这12名学生却无时间为工作奔波,也无心情叙同学之谊,他们的毕业论文上月被全体“枪毙”———不及格,这意味着:他们有可能集体无法拿到学位。 到底是学生的学术水准不够,还是老师的艺术标准有分歧,或者是毕业论文的评判标准与规则未能统一,更甚至是其他“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 在东方视觉网站的“嘿!社会”论坛中,一位署名为郭圣良的学生日前发了一篇名为“震惊!12名本科生拒绝假权威、假论文,惨遭全班集体不及格!”的帖子,文中说,这个班级曾举办全班画展、参加上海青年美展全部入围。“学生中不乏国家奖学金获得者、上海市优秀毕业生、考入研究生者,半数人的作品都入围全国性青年美术大展……”这样一个班毕业论文何以集体不合格呢? 早报记者昨天联系到上海师范大学艺术学院绘画系油画专业2002级的学生代表和他们的指导老师刘大鸿。根据他们介绍,在5月上旬的毕业论文答辩中,油画班学生全体通过,其中3人成绩为优。答辩后,美术学院的学位委员会开会,审查全院近150个毕业生的论文,学生们没有得到自己论文有问题的消息,便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然而意外的是,没过几天他们就接到院办发来论文集体不合格的通知,并陆续拿到了“重写通知”,此时离毕业典礼只有不足一个月的时间了。事后他们得知,在对全院学生毕业论文进行整体审查之后,院方又组织了第二次学位评审会议,他们的论文就是在这次会议上被判为不及格的。 对于论文是否合格、操作是否合规范等话题,学生(以及指导老师刘大鸿)和院方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各执一词。 争论一:论文是否合格? 指导老师刘大鸿:论文不一定非有固定模式 美术学院党总支书记罗志林:问题出在论文选题上 上海师范大学去年7月修订的、针对本科学生的《毕业论文(设计)工作的若干规定》显示,不及格论文(设计)的标准为,理论上有原则性错误,掌握基本理论与专业知识、技能差;选题不当;文章无中心,层次不清;主要论据失真,或论据、论点、结论不一致;资料残缺不全,或主要数据失真,加工整理较差,以及抄袭等情况。 美术学院院方认为这个班的论文只能算个人小结,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论文,不具备应有的观点和学术性,甚至个别学生就是在个人“抒情”,表达对周围同学、老师的看法,格式上存在问题,需要重写。主持召开第二次学位评审会议的是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徐芒耀,早报记者在发稿前两天数次拨打他的手机,均关机。打至徐芒耀家里,徐芒耀太太称徐老师外出,短期不会回来。此前,其他媒体在就此事采访徐芒耀时,他曾表示:这个班级的论文写作方法存在严重问题,只是从自己的角度写感受,只能算“小结”,不符合毕业论文的要求。 在院方看来,这个班级的问题恰恰出在选题上,题目是带了他们4年的指导老师刘大鸿给的,虽然能根据各自的不同经历写出12篇不一样的文章,但选题却是相同的。指导老师刘大鸿解释自己给学生的论文题目时说,此举是为了避免学生论文的千篇一律和抄袭行为,他对学生毕业论文的要求是“全都以四年的专业学习实践活动为基础”,倾向于个人的总结。他认为,论文不一定非要按照固定的模式写,通过实践总结出的观点才更真实,更有价值。 早报记者在不及格论文中看到一篇名为《大学里认识的一些人》的论文初稿,摘要中有“老师让我讲讲大学里的一些人”、“流行艺术”、“老师让我具体讲讲我的画”和“文盲”4条,提到的人包括了同学、老师、女友等身边的人,最后一部分则是大学各个年级的学习情况,包括艺术史等理论和绘画的实际感受。上师大美院视觉设计系的一位老师告诉记者,视觉设计系二十几个毕业生论文全部通过,他们分别由4个老师指导,论文题目由学生自己提出,再跟几位老师经过一番商量和协调后才确定,他认为一个班级在一位老师的指导下围绕同一个选题是抹杀个性。

  争论二:论文查核程序是否合理?指导老师刘大鸿:答辩后审核无异议即意味合格美术学院党总支书记罗志林:第一次开会时并未表决论文罗志林书记表示,上师大美院人数较多,本科生论文答辩由各专业或系自行组织,学院的学位委员会在其后对全院论文进行把关,对于有异议的论文通过表决的方式决定是否通过。有知情者透露,油画班的论文答辩由绘画系主任黄启后、指导老师刘大鸿和研究国画的教师邵琦三人主持。而上海另一所高校上海大学的油画系主任章德明告诉记者,为保证权威性,他们的本科生论文答辩要求系里的八九个老师都要参加,分别打分。在这场论文答辩后不久,美术学院学位委员会的7位老师就对全院150位学生的毕业论文进行审核,刘大鸿作为成员参与其中,他告诉早报记者,当时并没有人提出异议,按照以往的惯例,这就意味着论文全都合格了。然而罗志林却表示,他在会上发现油画班的论文写法跟常规要求不符,便联系在外地的院长、学位委员会主任徐芒耀,希望等徐回到上海后再次开会。“第一次开会时,对于所有的论文其实都没有表决,而是暂时搁浅。第二次会上是对有问题的进行讨论,也包括其他班的个别文章。”在包括学位委员会主任徐芒耀在内的6位委员参与的第二次会议上,油画专业的全体12名同学,雕塑专业的5名同学(共8名)以及其他专业的少数同学被判为不及格。但在油画班学生们看来,第二次开会是针对他们的,因为这在以往没有先例,他们认为是出席学位委员会的人员构成才导致了集体不合格:“参加老师跟前一次发生了很大变化,刘大鸿在外开会没有出席,主管教学的副院长等也没参加。”两次会议均出席的一位学位委员会成员印证了罗书记的说法:其实第一次开会时大家就提出了问题,只不过刘大鸿提前离开了。徐芒耀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说:指导老师按照规定是不能组织论文答辩,因而第一次答辩程序有问题。学位委员会对全系论文进行审核时,就有成员打电话给在外出差的他,反映这个班论文的问题,他当时就表示不予通过。也有一种意见认为,毕业论文的规定也强调学院方面的职责包括“检查指导教师的工作情况,至少进行一次中期检查,发现问题及时帮助解决”。在论文还未完成时,美院就应该对各系或专业的论文实施情况进行检查,为什么问题在答辩结束之后才被发现?

  争论三:个性张扬之后如何保证学术?指导老师刘大鸿:论文从学术上来说是真实的美术学院:论文重写合格,7月初可领毕业证书同样被论文不合格困扰的还有上师大美院的雕塑专业,8名毕业生有5个在通过本专业答辩后,也在学位委员会第二次开会时被“拿下”。其中一名学生报考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研究生时的专业课成绩是第二名,其论文《造山运动》以中国神话为主题,另一位学生的论文以金庸小说为例讨论国际化和民族性问题,在答辩时都获得高分,但这两篇论文均在第二次学位评审会议中因与专业不相关而被判不合格。其指导老师瞿广慈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个题目是学生自己提的,我认为现在艺术的基础都是观念,所以无论写什么,只要有观点和自己的认识就很好了,但必须同样坚持学术性。”对于部分论文以叙述的口吻讲同学、老师和身边的人,刘大鸿表示,这是符合学生自身特点的论文,他们对艺术的观点已经暗含在文章里,从学术上来说是真实的,至少可以及格。上大美院的章德明告诉记者,他们对学生的毕业考察包括毕业创作和论文两个方面,“对于那些有新意,有观点,又能和作品联系起来的论文,我们是提倡的。”他说。“学院审查合格的论文还要交给教务处进行评估,不符合统一要求的到时候还是会被揪出来。”知情者称,“教学中可以张扬个性,现有的体系可能也有不合理的地方,但必须面对的是对本科生的毕业论文的审查是严格且严肃的。”针对美术院校本科生毕业论文的讨论会一直持续下去,油画班学生直接面对的问题是毕业,“学院给了他们一个月的时间再准备论文,如果油画系的专业老师认为重写的文章合格了,学生还是可以在7月初领到毕业证书的。”罗书记表示,在学位委员会开会前,他并不知道这个班学生论文的状况。据称,徐芒耀与刘大鸿个人之间积怨已久,这在上师大美术学院已不是什么秘密。


版权视频素材 https://resource.xinpianchang.com/video/list/pond5
易来生活网